「啊────」緊抓住手裡的被單,我猛的起身坐正,身體不停打著寒顫。「喝呼……喝呼……」大口大口的喘氣,慶幸一切都只是夢境。

  從驚嚇中回神,我才開始思考這是哪裡。身下的床、手裡的被子、眼前的櫥櫃、書桌、吊燈等,每樣物品的擺設都恰到好處,是一個相當舒適的房間。所以……這裡應該就是宿舍的客房了吧。

  窗外的天空微亮,我大概睡了不短的時間。欸等等……我躺在床上應該是因為昏倒而不是真的被冠廷開洞了吧?!思即此,我趕緊伸手摸摸自己的前胸,確認過完好如初才鬆了口氣。

  「妳在幹嘛?」

  「哇啊啊!」

  房間的門打開,看見來人,我萌生一股想奪門而出的念頭。

  本能的往床腳縮,雙手環抱膝蓋,我小心翼翼的觀察那位剛進門的死神。

  要知道,被追殺過的創傷是無法輕易撫平的……即使那只是夢。

  她捧著一個水盆走到床邊的椅子坐下,動作非常自然且直接。

  「緊張什麼?我又不會吃了妳,過來坐好。」離夜將枕頭立直,好讓我靠得舒服點。

  我是怕你砍了我啊……

  她拎起水盆中的毛巾擰乾,輕輕貼上我的臉頰,暖暖的感覺。

  「好一點沒?」

  「嗯,謝謝。」接過毛巾,我擦了擦剛睡醒的臉。

  「我很懷疑。」離夜撐著下巴開口。「妳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天曉得啊!

  「唉……」她嘆口氣。「妳知道嗎?昨天妳昏倒在客廳,阿修把妳搬到房間後說:『遲早會醒的,不用擔心啦。要是沒醒,一桶冰水淋上去就解決了』妳到底……是怎麼在這種完全沒有照顧病人天分而且有惡化可能的阿修身邊活下來的?」

  大姊,妳的問題讓我欲哭無淚啊!

  「在穆修家的這段期間,我很少生病,也因為老是待在家不太受流行性感冒影響。真要生病了,也都是尚叔在照顧。」謝天謝地穆修有個管家,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居家生活絕對不要想靠穆修,或許他能顧好自己,但要他去顧一個人實在不用抱太大的期望。

  「喔──的確,穆修有個叫尚叔的管家。對了,妳叫默韋是吧?」

  點點頭,我不明白離夜為什麼突然問起我的名字,但當看到她的微笑越裂越開後,我冒了滴冷汗。

  「哼哼,小韋啊,我問妳幾個問題,妳老實回答我,可以嗎?」我連忙點頭。

  「妳和阿修很熟?」離夜的神情非常認真。

  我該怎麼回答?說有好像又沒有,可是說沒有又有點奇怪。「算是……有一點吧。」

  「那妳知不知道,阿修左手底下藏了什麼?」

  呃?左手?搜尋記憶,好像從認識穆修開始就看他左手一直帶著一個黑色的皮製手套。

  「不知道,他在家也總是帶著。」這麼說來確實有點怪。

  「嗯,連在家也帶著,肯定有問題。」

  「請問,怎麼了嗎?」原本我以為戴手套只是他的習慣,所以也沒有特別去問。

  「喔,沒有。看來妳也不知道。不然,我們來談談妳好啦!來,告訴大姐姐妳是誰呢?」

  噢,妳又問了一個我也想知道的問題。

  「我不知道我是誰。」我很老實的回答。

  離夜眨眨眼睛,一手拍上我的肩。「妳放心,我絕對不會告訴穆修說是妳洩漏的。」

  妳誤會了大姐,我不是怕說出來穆修會生氣,而是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好意思,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我沒有14歲以前的記憶。」

  「咦──是真的嗎!」她雙眼放出閃光。「真不敢相信我也會預到像妳這種失去記憶的人!」

  「呃……」我有些被她過於興奮的反應嚇到。

  「那妳現在應該還是學生吧?怎麼沒去學校?」

  「穆修說我國中輟學,所以我想再去上高中可能也會有類似的情形。既然我現在已經有工作了,那學歷對目前的我而言並不是很重要。」說到工作,我還有五本連載要畫……

  「妳有工作喔?是做什麼的?」

  「畫漫畫。」好歹小編也說過我的漫畫總有一天會紅,只差一個時機,我可不全然一無是處。

  「原來妳也會畫畫喔!」離夜相當意外的驚呼。

  「離夜也會?」

  「我?不是,我指的是阿修。」穆修?「阿修他很會畫呢!只不過他不是畫漫畫,而是風景畫。會長大人還特別指名他畫了一幅『謎』給自己。」

  離夜說的會長大人指的應該就是那位聯會的掌權者吧,聽起來穆修是真的很厲害,但是……「我從來都不曉得穆修也會畫。」

  「怎麼可能?以前我和冠廷到他家去開會時,他的房間擺滿了自己的畫作。」

  啊,聽離夜這麼一說我才想到。「我好像從沒進過穆修的房間。」

  「那客廳應該也有擺吧?我記得客廳牆上有一幅很大的。」

  「咦?可是,穆修跟我說那是一個叫『路』的人畫的。」我記得,那幅畫的右下角確實有一個「路」字的簽名,特別是旁邊還有一滴不算大,卻像是誤筆點上的白色顏料。「穆修跟妳說是他畫的?」

  「客廳裡的那幅倒是沒有說,但是聯會裡沒有名字叫路的人啊?」

  「或許是在其他地方認識的人吧。」那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像穆修這樣的人,應該會認識很多不同專長的高手吧。

  「是嗎?」離夜看起來仍是滿臉疑惑,雖然她知道的看起來不會比我多,但我想她還是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

  「離夜。」我喚了她一聲,想把她的魂拉回來。「穆修他會用手槍嗎?」離夜和穆修在工作上比較有接觸,應該會知道吧?

  「手槍?我猜不會」離夜認真的搖搖頭說:「他射箭的技術我完全不想再看一次……阿修似乎對遠距離的武器不太在行,弓箭、飛鏢、回力鏢等都不行。」

  離夜的回答完全是意料之外,原來穆修不擅長遠距離攻擊……難道是我聽錯了嗎?

  「不過呢,我也只是猜測而已。」離夜接過我手上的毛巾放回水盆。「先別管那個了,冠廷要我叫妳下去吃早餐。還有哪裡不舒服嗎?」我搖頭。

  「妳昨天昏倒後,我幫妳撿查時發現妳有少量的麻藥殘留在大腦,不是太危險,久了身體會自然吸收不用擔心。妳昨天有遇上什麼攻擊嗎?」

  沒意外的話,攻擊我的人應該已經被穆修幹掉了。「嗯,小小的突發狀況。」只是我差點被綁票。

  我不敢問穆修竹青怎麼了,但我不希望竹青真的死了……總覺得,他不是壞人。

  「殘留的麻藥因為人本身受到精神上的刺激再度產生藥性,所以才會導致失去意識。但我一直想不通的是,妳在當時受到了什麼刺激?」離夜手指抵著下巴,我彷彿可以看見她頭上無數的問號。

  就是妳!就是妳和冠廷!始作俑者就是妳們啊!

  但我很悲哀的發現我也只敢罵在心裡……

  「好啦!走吧,到樓下去吃早餐。」離夜拿起水盆,往房門走去。「還是妳想先洗個澡的話,就跟我來吧。」聽到這句話,我給了她一個感激的眼神。

  昨天在荒地的打鬥讓我到現在仍舊覺得渾身不對勁,可以洗個澡簡直就是最大的安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68國語言翻譯公司
  • 太裡新再就一年子有地來,們這了人有種道,理定當孩好將於

    68國語§言翻譯◇公◇司◇

    萬〇國○翻○譯◎公〇司﹎

    提◎供◎印﹎度﹍語♂口♂譯♀薪﹍資﹌等♀服☉務﹌

    電﹋話﹋: 02:5553-☉8366

    LINE-☆ID: 0989000581

    翻﹉譯﹉社☆|www.5sisters.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