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隔天,我還是跟著穆修出任務去了。

  早上我走下樓要吃早餐時,發現穆修坐在餐桌的另一頭,臉上的表情像是做錯事正在反醒的搗蛋小鬼,盯著他的早餐不動。我們向來不會等對方一起吃的。

  一聽到我下樓,穆修便抬起頭來,睜著他那雙我猜是點了眼藥水所造成的好像忍不住快要哭出來的眼睛看我。

  最後我認輸了。那個人不但翻亂了我的手稿,使用的技倆也被我識破,而我竟然還答應陪他出任務?

  我該不會也正朝著怪人的標準邁進了吧……

  仔細想想,我不懂穆修為什麼一定要我陪他去。感覺好像我不跟他走他會很困擾似的。

  穆修應該有辦法找到別人來照顧我才是。雖然我不需要照顧,只是不能一個人。

  「韋韋、韋韋、韋韋也要出任務~~

  似乎知道我要出門最高興的就是這輛車了。從出門之後一路上他都在唱歌。要不是穆修堅持由他來開,那輛車肯定會在高速公路上用「跳」的。

  幾次穆修要求他別唱了,奧迪還會突然一個緊急剎車來表示他的不滿,繼續唱。

  這種行為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千萬不要買一台會自己動的車。喔,不對,是不要沒事在高速公路上緊急剎車。特別當你是個正常人。

  回想起來,第一次坐這台車是在醫院門口。當時我僅靠著咱們偉大的牛頓所發現的地心引力及磨擦力試圖抵抗穆修施加在我背後的推力。後來不知道穆修是看我始終沒有動靜還是怎樣,乾粹把我兩隻手一架,塞進車裡。還說:「放心,他不喜歡吃人。」……那你的意思是他會吃嗎?!

  才坐上車,穆修又開口:「他有名字喔,叫奧迪。」這應該算是見面後他說過最正常的一句話。比他的名字更正常的一句話。只不過,你可以再更沒創意一點。

  「奧迪?」我試著確認。

  「嗯。他好像很想要叫這個名字。」

  「為什麼?」

  「因為上次在電視上看到同樣車款的廣告,寫得最大字的就是『奧迪』。」

  ……第一天認識他,我不但確信他是怪人,更賭定他是笨蛋。

  「喔對了,韋,前面抽屜裡有個黑色的東西妳拿出來。」穆修的聲音將我快速的拉回現實。他伸手指指副駕駛坐前的抽屜,我則照他所說,拿出了一個捲起後被黑繩捆緊的物體。

  「這是什麼?可以開嗎?」待他無聲的點點頭,我才拉開綁在上頭的帶子翻開。那是個很眼熟的東西。有沒有看過化妝師掛在腰間的化妝包?這根本就和它一模一樣。差只差在本來應該放滿彩妝用具的位置換成了一支支的筆。

  筆?我有看錯嗎?

  端詳著被我抽出來的筆,一瞬間竟有點失神。透明卻又帶點色擇的筆管,裡頭的金色液體隨著車身高低晃動,再加上一些反光的亮點,這麼漂亮的東西,做什麼用的?

  一一看過後,我才發現它們外型樣貌幾乎都不同。有的細長而尖銳,透明筆管。有的則是像銀製的鋼筆,筆管實心,略為粗重。指尖滑過筆身時,意外的摸到了一處的不平整,細看才發現是兩個細緻的刻字。難道是筆的名字?數一數總計12支,每支做工看來都相當精巧,唯獨一支,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沉悶感。

  茶褐色的液體,散發著不對勁的意圖。設計妖異的筆身,看起來相當華麗。但心中卻有個聲音在告訴我,這東西,特別危險。

  「那是送妳的。這次任務時間比較長,有個東西保護自已會安全點。」他很自然的在我看完後說。

  「給我?不要吧……這東西看起來不便宜,你確定要給我這種菜鳥?」

  「都說要給妳了,就收好它。因為我不想要在任務結束後還得多一向處理妳後事的工作。」穆修一臉的理所當然。

  「你!」我氣結,無法反駁。

  好吧,我會把他帶在身上示威一下,如果遇到不吃這套的,我一定馬上求救。

  那些東西看起來都很危險,我可不敢亂用。

  「哪來的?」穆修的兇器,呃,我是說武器和我不一樣,是一把手臂長的武士刀,他應該不會有這種東西才對。

  「當然是去請人訂做,誰叫妳真的很奇怪,什麼不好當武器居然拿筆?」前面那句令人感動,但後面那句他帶點恥笑的語氣說完我頓時無言以對。

  我沒有拿筆當武器啊!最多就是我的吃飯工具嘛! 你這是誣賴!

  算了,看在他送我兇器的份上,就不跟他計較。

  但是送兇器值得感謝嗎?

  「要怎麼用?」思吋片刻,目前首要工作是先摸清楚它們的用法,才不會到時候怎麼死的也不知道。十之八九是自己造成的。

  「不知道。」他非常乾粹、直接、毫不打算隱瞞的告訴我。

  或許、其實、我認真覺得我該拿穆修試試手感。

  「為什麼不知道?」我努力讓自己用最心平氣和的口氣問。

  「因為……」很難得的,穆修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他轉頭,微笑著對我說:「那並不是我的東西。」

  好……好一個爛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