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對了,先提醒妳,那些東西說真的我不會用,但它們恐怕不是妳所想的那麼簡單。聽說有的會爆炸,有的裝有劇毒等等。只可惜我不知道是哪支。」劇毒我是不怕啦,反正戳的是別人又不是我。爆炸倒是比較具威脅性,而且它要怎麼爆也是個謎。

  但是,「你怎麼突然想起了這些你應該一開始就告訴我的事?」

  「突然想到就突然想到啊!能有為什麼?」他裝作無辜的回答。

  看他那個樣子,絕對是裝死到底。只不過,嘖,怎麼筆看得越久,我越覺得好像忘了什麼?

  陷入沉思的當下,穆修的手機響了。耳邊傳來熟悉的童年口袋怪獸卡通的主題曲。而且還是最新版。

  那是奧迪要他設定的。奧迪一直是個非常忠實的觀眾,每天只要卡通播出時段,誰也別想和牠搶電視。穆修特地在窗戶外加裝一個欄杆,讓奧迪可以「趴」在上頭看。至於他是怎麼趴的,請自行想像。

  說到這個,就會想起一段永遠無法忘掉的回憶…… 

  家中的三個人向來都有一種默契。卡通快要開始前,誰若是發現電視還關著,就會自動去把它打開,為的是讓沒辦法開電視的奧迪方便一點。而災難就如此的發生了。

  一天下午,我正坐在書桌前趕搞,看了一眼時鐘,再過不久卡通就要開始了。尚叔應該會去開吧!所以我繼續工作著。

  過了大約十分鐘,我突然聽到非常劇烈的撞擊聲及玻璃的碎裂聲。原本以為又是穆修在他房裡測試新武器,我便帶著怒火衝到穆修的房門口大力拍門。誰知開門時的穆修一臉剛睡醒的模樣令我不解。

  「有事嗎?」

  「你不覺得房子快倒了嗎?」

  「喔……好像有一點。怎麼了嗎?」

  「沒……尚叔沒有來叫你應該是沒事吧。」說著,我轉身想回房間。  

  「尚叔?他出去啦!」

  「出去?」

  「嗯,去買菜了。」

  「多久前?」

  「一個小時前吧!疑?他好像有叫我記得做什麼?」穆修開始回想。而撞擊聲繼續。

  接著。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帶著抖聲問道:「幾點了?」抬起手看一眼後,我說:「6點5分。」  

  只見穆修二話不說往一樓衝,還不忘甩上房門,發出和撞擊聲不相上下的巨響。

  記得當我看見奧迪出現在客廳時,我有那麼一秒的震驚,那麼一秒的疑惑,以及,那麼一秒的無言……奧迪是如何把牠自己擠進客廳的,我已經不想過問了。

  再看看一地的水灘,可想而知奧迪對於沒看到這集的卡通有多哀痛。

  對,沒錯,就是水灘。奧迪一邊努力的撞著電視開關,一邊拼命用雨刷刷掉擋風玻璃上的「眼淚」。奧迪想哭似乎不是從眼睛哪……

  ……這種車形水箱是特別大嗎?

  「鳴──鳴──啊!韋韋!約瑟!」看見我和穆修出現在樓梯口,奧迪像是看見救星一般,對著我們大叫:「鳴──幫我開……鳴──電視啦……哇──」聲淚俱下……

  一個跨步上前按下開關、轉台,在奧迪好不容易如願看到那隻黃色生物後,水柱才停止噴發。

  穆修則是衝到門口扶起嚇傻在地上的尚叔跑進廚房。

  在穆修家工作,真是辛苦他老人家了。

  事件過後每到卡通播出時間,就會發現有三個人一起圍著電視,恭敬的打開它。

  對了,出任務時,穆修則是放了一個車上型的電視。奧迪會用某種不太可能出現在正常車上的後照鏡角度去看。

  好了,剛才說到哪?

  喔,對,但也因為這個鈴聲,打電話給穆修通常一聲都還沒響完就被接通了。

  啊,如果是在車上的話,大概會停3秒。因為接太快奧迪會不爽。

  不過等等,筆……電話……我到底是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算了,反正忘的也不只這一件事。14年的記憶都忘了,應該也不差這次。

  「喂,我是穆修……找到了?再看看有沒有……是嗎,我知道了……好,麻煩你……」

  不曉得是誰打來的?穆修的同事我一個也沒見過,他一直把自己藏得小心翼翼,同事、朋友、訪客……任何可能洩漏一點訊息的管道都不會給我碰觸的機會。不論是關於我的,抑或是他的。我不明白他對於我在「消息」這方面近乎保護過度的行為有什麼用意。其實,比起我,他更是一個令人好奇的存在。

  從來沒有提過的家人、在聯會理的職位、奧迪的來歷等等。很多事情,可能只是問一下就會有的答案,我卻從他身邊的氣場中,感受到了他拒絕的聲音。不安的感覺,讓我後來連尚叔都不敢問。

  穆修還在講手機,同時閃過一輛自後頭衝來的沙石車。

  我說,開車講手機是不好的示範唉。

  看了眼車上的時間,9點半。好無聊……要是平常,我現在應該在客廳看雜誌然後要上樓去……

  「啊!」我突然驚叫。

  「哇啊--」穆修顯然是被我嚇到了。原來握著方向盤的手往左偏了90度。「妳幹嘛?」他掛掉電話。

  「我忘了告訴編輯說要出遠門暫時不能交稿了。要不要打個電話啊?」

  「啊?妳說編輯部喔?不用吧,妳們出版社不差妳一個三流畫家啦。」他理所當然的無視我舉起來的拳頭。

  就算是事實,也不能這麼毫無保留的說出來啊!我……這叫剛開始!

  「我還是打個電話好了。」總是要顧一下禮貌的。

  輸入手機號碼,我等著電話那一頭的人接通。誰知我連應該要有的那一聲「喂?」都還沒聽到,電話的主人就對我破口大罵。

  「為什麼不接電話?!」富有強烈威嚴的女聲響起。

  「呃?我沒有看到未接啊……」辯解的話還沒說完,編輯馬上搶著開口。

  「不要廢話了!最近我們有幾位大畫家竟然不說一聲給我跑去雲遊四海!默韋,馬上把妳的存稿給我交出來!然後再趕出新的稿給我!」

  咦咦!「不行啊!我是打電話來想請假的,編輯。我會有好一陣子不在家,所以……」再一次的,我的話被硬聲截斷。

  「什‧麼?!不要開玩笑了,默韋!妳說說看連妳都沒辦法墊檔我們下個月還有辦法出刊嗎?!」編輯已經急到火冒三丈了。

  「可是我已經在半路上了,穆修說有任務必須要我去,我恐怕……」我試著想表達我的困難處。

  結果電話那頭的編輯沉默了一下,用完全不同的輕柔聲音慢慢的說著:「唉……好吧,一時間要妳趕說實在的的確有困難,知道了,就放妳幾天假。」編輯突然變得這麼好說話害我頓時受寵若驚。

  「但是,你必須在回來的時後交給我相當於五本單行本數量的漫畫稿。短篇長篇隨便妳,總之,回來了就給我準時交出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已經回家了,要是被我發現你躲在家裡不出來,我一定親自登‧門‧拜‧訪!」卡踏!

  持續不斷的電話聲完全就是我現在腦袋思緒的寫照。她剛剛說什麼?五本漫畫連載?呵呵,她是認真的嗎?!不要鬧了啦!萬一穆修一個月之內就回來了怎麼辦?!

  「穆修,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回家了……?」我以近乎絕望的語氣問。

  「呵,韋,我現在比較擔心的,反倒是就算我們想回家,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

  啥意思?抬頭看窗外,我才發覺不對勁。剛才因為心中無限鬱卒,我始終低著頭,沒有注意到穆修早已下高速公路,並且將車停了下來。

  這絕對不是我們的目的地。大城市會有風沙吹過,垃圾滾過,外加放眼望去一棟建築物也沒有的荒地?難不成這個城市的人住石頭嗎?那是此處最多的東西了。

  「韋。」穆修沒有看我,是看著前方。卻又像,是看著後照鏡。

  「呃?」氣氛很怪。

  「下車。」

  「啊?」

  「記得下車時注意後方。」什……

  爆炸聲,毫不掩飾的蓋過了我的疑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