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出對策了?」竹青舉起他的匕首,等著我出招。

  基本上,一個也沒有。「是啊,你等著看吧。」示威、示威!

  我將手擺在腰間, 打算隨機抽一支來試。黑色的筆袋由右前腰往後延伸至左後腰,十二支筆分別插在各自的口袋裡。

  這下好了,該用哪支呢?右手在筆間來回移動,下不了決定。

  竹青見我不動,大概覺得我不會先攻,便自己朝我走來。

  自保的本能告訴我,和竹青打,最好保持距離。

  才想往後退,竹青已經先一步從我眼前一閃……又來?!

  「嚇!」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匕首,看起來像極了死神的鐮刀。

  險險躲過一擊,竹青的另一隻手又朝我刺來。可惡,我有很不好的預感……

  出門沒多久馬上遇到敵人已經很衰了,這敵人還貌似幹暗殺這一行的是怎樣?!

  武器像、攻擊像,加上他快得可以瞬間消失的速度……

  老天啊!祢為何如此狠心放一個殺手來對付我這種弱女子啊!

  「哇!」眼前的細黑髮絲緩緩飄落,我很難說服自己那不是我的瀏海。

  竹青速度快得過份,左邊一個揮擊右邊一個突刺,每個動作都超乎尋常的細膩,我根本找不到將距離拉遠的辦法。一時不備,我整個人狼狽的跌坐在地上。

  「連這樣的攻擊都不行嗎……小姐,妳不該忘的,這對妳而言很重要!」的確很重要,特別是現在。

  「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攻擊妳,小姐。」你不想攻擊不會站在那裡給我打嗎!

  竹青收起他的匕首,緩緩的說:「失禮了。」然後,他舉起手刀……

  等!等等等等一下!啥意思?!你不會是要把我打昏帶走吧?!住手!

  不行,再不想想辦法就真的要被綁票了。往後腰一摸,直覺抽出第一支觸手的筆,我飛快的向後蹬,在身體離地之際,毫不猶豫的擲出。接著再度迎接落地的疼痛。

  快啊,來點奇蹟吧!

  可惜竹青將手輕輕一轉,筆便安穩的落在他的指尖。

  竹青端詳著手中的筆。

  我是不是該趁現在快逃?

  從沙地上起身,我連連向後退了數步。但退到一半,竹青突然嘆口氣,無奈的說:「小姐,『星融』不是這樣用的。」

  吭?我都不知道怎麼用了你怎麼會知道?難不成這筆本來是他的?

  「『星融』內所裝的液體屬火藥,通常是用在注入物體或地面使其爆炸,不是用在人身上。」竹青不疾不徐的講解,他的理所當然害我非常惱羞。

  「我就想用在人身上不行嗎!」真是的,被他這麼一說就覺得自己像個笨蛋。

  「不……沒有……也不是不行……」他一臉『小姐想怎麼用都行』的表情。「只是畫面可能不太好看……」

  對喔,我也不是很想看一個人瞬間爆開的畫面。血和肉飛來飛去的場景光想就覺得很可怕。

  「但即使如此,還是有地方有問題。線呢?」

  線?「什麼線?」

  「注入的時間影響量的多寡,量的多寡則影響威力的大小。當筆尖被抽離後約一秒即產生效用。若不用線加以輔助,是很危險的。應該是放在最右邊的小袋子裡。」他指著筆袋說。

  半信半疑的打開它,我真的覺得越來越不對勁了。

  裡面的確有捆線,有點像鋼絲,很細,如果沒有光照很可能看不見。但是,竹青怎麼會對這個裝備如此熟悉?

  「應該還有幾個小環放在一起。」

  嗯,沒錯,金色的小圓環。照寬度和大小來看應該是要套在手指上的。沒有任何裝飾,僅僅有個黑色的小圓孔。

  但他到底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把線穿進那個黑孔,另一端再接上筆頭……」竹青繼續說,但我卻無心去聽。

  「喂!」我想,我恐怕有很多事情要和他問清楚才行。

  「這東西,是你的嗎?」我問

  竹青似乎不理解我突然打斷他說話的行為,但卻還是馬上回答:「不是。」

  「那你為什麼對這些東西這麼了解,又告訴我怎麼使用它?」或許對他來說我並不算敵人,但這並不代表我百分之百會跟他走。他難道不怕我得知用法後反抗?

  竹青沉默了一會,眼神黯淡的開口:「小姐失蹤的這三年來,我們一直試圖找尋任何一點小姐的消息。卻處處碰壁,沒有得到一絲可以最為線索的說詞。直到半年前,不知道從哪裡放出的密報指出:『小姐於最後一次任務中因不明原由失去記意,目前正居於郊區一棟五層樓的白色別墅。』我和法郎便馬上前往所在地點。可是,當我們發現別墅後,卻始終找不到時機將妳帶走。那傢伙的老管家隨時都戒備著,不讓我們靠近。」一直低頭敘述的竹青微微勾起嘴角,用非常安心且欣慰的語氣說:「不過,沒關係。今天,我們終於可以帶小姐回家了!」

  我的心情此刻和他呈現一種反差「麻煩一下,我認為你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不能隨他的話起舞,要是信了,就是輸了。

  見我沒有多大的反應,竹青略顯激動的說:「妳還不明白嗎?身為小姐最貼近的侍從,沒道理可以不清楚她從前使用的武器及使用習慣。而現在我之所以告訴小姐如何使用它,是因為妳遲早都必須想起所有的記憶,以便重新回到屬於小姐的身分!」

  見他有些悲憤的樣子,我們又陷入沉默。其實聽完他所說的故事,我不信。或者該說……我不想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冬秦
  • 竹青~~
    我也要一隻這樣的侍從阿~~(吶喊
  • 很遺憾,我自己想要都沒有了= =
    妳不是有嗎!!!!(印章!!!還全身!!!

    樨風 於 2012/08/22 21:45 回覆

  • 悄悄話
  • 冬秦
  • 木頭底座還沒來沒辦法送去給你阿~~
    就當七夕情人節禮物吧!
    至於瓊安和費格...一切就讓它隨颱風過吧!(遠目
  • 咦咦!!??什麼?!妳要送我嗎?!
    呀啊啊啊啊啊~~冬秦大人!感謝妳的恩賜啊!OTZ
    只不過......
    瓊安和費格我是不會就此讓他去的= =
    交出來啊啊啊啊啊!!!(爆走

    樨風 於 2012/08/23 19: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