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名等我寫完第一章再想吧......

終於知道有存稿跟沒有存稿的差別了= =

也差不多就是天堂跟地獄而已啦~哇哈哈哈哈~~~(拖走

 

──────────────────────────────────────────────────────────

 

  奧普,位於首都維那利亞菲斯的南方,因為有對外的港口,使它自然的行成了商業貿易的重地。

  從昨天抵達旅館後,已經過了一夜。我將隨身的物品收進簡單的行李袋,佩刀掛在左腰,背上兩捆布包,確定一切都準備好之後,敲了敲我隔壁住戶的房門:「費格,你好了沒?」

  幾秒鐘過後,房門慢悠悠的被打開。「啊……瓊安……妳醒了啊……」

  凌亂的長髮和鬆垮垮的睡衣,很明顯這傢伙才剛醒。「不只醒了,行李也都收拾好了!你今天可是要去晉見奧普城主的,還敢給我睡到現在?!」我毫不客氣的朝他臉上瞪,卻只換到一臉茫然。

  「不管你了,我要先去餐廳吃早餐。」說完,我甩頭就走

  「喔……咦?!等等!瓊安妳等我啦!」那傢伙頓時如大夢初醒,快速的衝進房間梳洗。

  但我可沒有等他的打算。步下樓梯,一樓的店面是常見的小餐館。我找了張空桌坐下,招來侍者點了一些麵包和濃湯。等待的時間,對桌兩名壯漢的談話正好飄進我耳裡。

  「喂,聽說夜帝的甦醒時刻快到了。」年紀略輕的工人首先發話。

  「夜帝?你是說傳聞藏身在異界之淵下的夜帝?他為什麼會甦醒?」另一個看起來像中年大叔的工人顯得非常有興趣。

  「不知道啊,我也是聽來的,為了迎接夜帝的到來,四大陸將分別派出一位『命人』前往異界之淵,同時帶上四樣王具來喚醒夜帝。」

  「『命人』?所以,四大陸只會各派出一人前往?」

  「不,消息說,是以一個冒險小隊為單位。帶著王具的『命人』,和其他護送他前往的護衛們。嘿嘿,你知道重點是什麼嗎?」

  「什麼?」

  那兩人同時身軀前傾,貌似是要說什麼祕密。只可惜,和他們僅是隔壁桌的我卻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我們所處的尼斯洛克大陸,聖王菲烈斯最後到底會把『命人』的職位交給誰?在確定人選前,地下賭盤肯定是無比的精彩!」話才說完,那兩人同時放聲大笑。過大的音量引來所有客人的側目。

  嘖,死老頭竟然就這樣讓王室的機密洩漏出來了?他到底又想幹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不對,反正現在死老頭搞出來的問題已經不關我的事了,我擔心他幹麻?

  「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侍者送上餐點,臨走前我又跟他追加了一袋麵包。

  世界上共有四個大陸,分別各佔東西南北四個方位。我們所在的位置,屬於四大陸的南大陸,尼斯洛克。一個大陸內又分七大城,中間必定佔據首都,四周則圍繞六城。奧普又是尼斯洛克的南城,簡而言之,我們正位處世界的最南端。而他們所說的異界之淵,印象中應該是在四大陸包圍的中心點吧?

  咬著湯匙,我隨意掃了眼這個小小的餐館。一大早的客人並不多,三三兩兩都是吃完早餐要上工的工人。其實費格現在起床也算早,但就因為他每天都要花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著裝,我才老是必須一大早起來叫人。這對於以往總是分秒必爭的我來說實在是不予置評。

  「唉,你猜,『命人』有可能會是誰?」對桌的談話再度響起,先開口的依舊是他。

  「嗯……要我猜的話,一定是國家軍的人吧?像是裴文騎士,年紀輕輕就立下護王大功。哈,我啊,對年輕人最有好感了!」

  裴文啊?的確是很有可能的人選。照他的功績,機會相當大才對。

  將最後一口麵包塞進嘴裡,我起身準備步出餐館。二樓的地板正巧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來了。經過樓梯口時,我把手中的麵包袋甩進踩下最後一級階梯的費格懷裡,頭也不回的繼續走。

  「啊?啊~~瓊安妳等我啦!」他快步追到我身側,確定我沒有加速逃跑後,才放心的與我同步而行。

  費格現在和我十個月前第一次見到他時不太一樣,多了一把長刀。亮紫色刀鞘,和他的眼睛挺配的。雖然這刀不是他在使,但保險起見,我堅持他一定要帶把佩刀。因為我們遇上危險的機率實在太高,而大部分的主因都是……

  「嗯?瓊安,為什麼一直看我?我臉上有東西嗎?」

  「……有麵包。」看他叼著麵包的傻樣,我真的很懷疑那天到底為什麼會有接下他委託的念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