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隔了很久才發

原因是「上」實在太偷懶了,才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還請各位看官見諒=///=

 

對了,另外再提一件事

這篇裡出現的一個人名,不要懷疑,是真有其人(還是我朋友XD

尤其他的名字還登上年度大考的菜市場名

所以,看到這種不該出現在奇幻小說裡的名字

請千萬不要意外

因為作者已經頭痛到不想想人名了= =

 

──────────────────────────────────────────

 

  渾渾噩噩的在休息站吃過午餐後,便又回到那對心靈造成極大壓力的車程。看天色越暗,我越有種正前往地獄的感覺……

  「到了。」穆修的聲音宣判著我的死期已近。

  窗外天空已經昏黃,想來也不早了。

  「下車吧。」穆修毫不猶豫的伸手抓了兩個行李包打開車門下車。

  「我不要!」我則死死抓著安全帶,頗有和他一決生死的意謂。

  「……」見我不從,他彎腰探進車窗。「奧迪。」

  呃……他叫奧迪是想幹麻?

  還沒搞清楚其中的用意,突然安全帶一鬆,車門「喀」的一聲打開,我已經被奧迪給「吐」了出來。

  踉蹌兩步才好不容易站穩,穆修便把一個行李塞入我手中。「走了。」

  天啊……地啊……你們真的要這樣玩我嗎?

  一步一步的往前踏,我的精神值也一步一步的往下掉。

  稍稍吸引我注意力的,是這不大的停車場。就在宿舍的旁邊,大約只夠停三臺車。而奧迪的左側,是一臺有著銀色L字樣的亮黑色轎車。

  這該不會是死神的車吧?!

  好不容易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到宿舍門前,這正門的設計讓我相當意外。毫無疑問的是非常正常的西式洋房,一點可疑的意味都沒有。

  窗戶透出柔和的光,大概可以確定裡面有人。

  「還愣著,快進來。」半開了門,穆修回頭催促我。

  收回意外的視線,我趕緊小跑步跟到他身後,接著他進去。

  半開的門縫能夠看見客廳擺著42吋的液晶電視,直到我也進門,穆修才鬆手讓門自動闔上。本以為會在客廳發現人影,但似乎有點過分安靜?

  「阿‧修!」伴隨著人聲,一個白色的「東西」從穆修左邊撲來,掛在他的左肩上。被抱著的人沒有任何表情變化,看來是很習慣了。

  驚嚇過後,我才知道那是個「人」。一位白色長髮的女性。她散在胸前的直髮被客廳的燈光照得閃閃發亮,瞇起的眼睛看不出瞳色,反而讓她像極了一隻趴在沙發上的波斯貓。長袖的日式短和服隨著她的動作飛揚,是個讓人第一眼看就會覺得很漂亮的姊姊。

  「你超慢的!冠廷都不理我,害我好無聊……」她懶洋洋的咕噥。

  冠廷?

  「離夜,放開他。」過度冷靜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唔……」叫離夜的姊姊鼓著臉頰跳回地面,卻仍舊盯著穆修的左手看。順著她的視線看去,除了穆修的皮製手套外沒有其他的東西。她在看什麼?

  「離夜!」廚房的門口,一個穿著休閒服的人靠在門框上。

  「啊~知道了啦!」她埋怨的別過頭,不再看穆修。

  誰?視線由衣服上移,在接觸那陌生的眼睛時,我的身體像是突然被定住般,動彈不得。感覺像是有幾千把利刃毫不留情的刺來,連呼吸都感到痛苦。

  那雙眼睛,好可怕……

  不由自主的,我退了一步。卻因為這微小的動作引來他的注意。

  「嗯?」他皺起眉,使得那眼神越發冷寒。他盯著我看了一會,又轉頭看看穆修,在兩者間快速診視。被直視的恐懼,又比剛才更上一層樓。

  「冠廷,你在看什麼?」離夜越過穆修,目光落在我身上。

  兩個過分直接的注視害我不敢出聲,只好望向穆修的背影無聲的求救。

  但他卻完全沒有理我的意思。

  在短暫的安靜後,離夜首先開口。

  「阿修,你女兒?」

  「穆修,帶著未成年少女私奔很不道德。」

  ……

  我不知道該說誰的猜測比較荒謬了……

  「都不是。」穆修將我往前拉。「尚叔的姪女。」

  噗!

  你是打算每個人給不同的答案嗎?!好歹我也是當事人!

  給他們兩人一個完全錯誤(應該不是吧?)的回答後,穆修抬手指向離夜。

「離夜,砍了五個人。」換了個對象又說:「冠廷,秒掉一票人。」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是哪門子的介紹法?!

  「她是默韋。」他壓低我的頭。「那你們自己去認識認識吧。」你這個不負責任的傢伙!

  「嘿!」離夜從穆修旁跳到我面前,她的臉向我逼近,直到現在我終於看清楚她那帶點媚惑夢幻,淺得幾乎看不見的藍色眼瞳。

  「妳‧好‧啊!」她衝著我笑得極開心。雖不曉得她在打什麼主意,我還是禮貌性的回應她:「妳好。」

  離夜盯著我笑,冷不防突然問了句:「妳近視嗎?」她收起笑容,神情認真。

  「咦?沒、沒有」話才說完,離夜便出其不意的一把抽走我的黑框眼鏡。

  「離夜!」穆修突然出聲,想抓住離夜卻撲了個空。

  「嘻!」離夜拿走我的眼鏡後,又笑開了嘴。「冠廷,你過來看看。」

  什麼?!等等!不要過來!

  不顧穆修想搶回眼鏡的手,離夜晃了晃手中的戰利品。「阿修,我又沒有要你告訴我她是誰。這種事當然要自己猜才有趣啊!所以讓我看看有什麼關係?」話落,冠廷已經來到我面前。「冠廷,你說,是不是挺像的?」她嘻嘻笑著,兩手搭在我肩上。

  從如此近的距離,我大概有些明白為何冠廷的眼睛會向鋒刀利刃了。他的眼神雖然沒有剛才吼離夜時的微怒,卻依舊懾人。那簡直不是人類該有的眼睛,其中混合了黑、白、銀等色調,像是調色盤中沒有調勻的水彩,流動在他的雙眼裡,詭異而神秘。

  那樣的眼睛再配上現在因為不明緣由而發愣的表情真的十分不搭。

  冠廷的表情,好像看見了什麼似的。

  「奇怪,明明看起來有點像,卻又找不出哪裡像。阿修,她真的不是你女兒?」離夜不死心的問。

  「就說了不是。」穆修終於成功搶走離夜手中的眼鏡遞給我。「一點都不像。」

  「啊!我想到了,是一種氣質像!對不對?冠廷!」離夜驚喜的程度好似發現新大陸。

  氣質?不可能吧?我和穆修哪來的氣質可以像?

  「不,我不覺得。」

  「咦~~?怎麼可能?!說!你們是不是有類似的專長?」沒有得到冠廷支持的離夜指著穆修,像個法官面對犯人。

  被這麼一問,穆修的目光閃爍,卻僅只不經意的一秒。「怎麼可能,這小鬼的實力糟到不行,我還想請你們幫忙呢。韋,妳想跟誰學?」

  都不想!你跟本是把我往火坑送啊!

  「離夜的武器是十字架。」他完全不給我反駁的機會接著說。

  十字架?當槌子用嗎?

  「不對不對!是死鎌不是十字架!」像要證明自己真正的武器,離夜挑起她以細鏈掛在腰間,長度約只有三十公分的黑色十字架用力一揮,那桿子瞬間伸長,一片黑白相間的彎月刀刃自十字架的橫桿延伸而出。

  那支代表虔誠的十字架,竟然變成死神專用的鐮刀……

  穆修說過她砍了五個人,我本來以為是刀或劍,想說她應該正常點,沒想到竟然是一把等人身高的鐮刀!

  「都差不多吧,反正都是拿來揮的。」差不多個頭!你有看過耶穌拿著鐮刀撒旦拿著十字架嗎?!那什麼畫面啊!

  「那……我可不可以問,冠廷的武器是什麼?」離夜,放棄。

  「冠廷的武器?嗯……我看,妳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不然妳會更不想接近他。」

  聽穆修的意思,「眼神」似乎不是冠廷的主要武器。但怎麼聽起來一點也沒有沒有比較好的感覺?

  「我沒有武器。」冠廷靜靜的說,然後舉起右手,往客廳的玻璃桌「刺」去。

  只見本來受到衝擊應該要碎裂的桌子開出了一個完美的圓洞,我愣愣的問穆修:「手?」

  後者則默默的點頭。

  「韋!」穆修來不及即時拉我一把,我便兩腳一軟,趴倒在客廳的地毯上。

  他們不是人!我早該想到的,穆修的夥伴怎麼可能會是正常人?!

  又昏倒了。因為一個很可笑的原因。因為那三個不正常+不正常+不正常=超級無敵不正常的心靈打擊,害我很丟臉的昏死在客廳。

  但這一覺睡得並不好。夢中,離夜追在我身後,使勁揮舞她那已染上血色的死鎌,紅著雙眼冷笑狂追。我不敢去想鐮刀上的血究竟是誰的……

  而在我被離夜追到筋疲力盡時,冠廷突然從黑暗中走到我面前,抬起他那隻手,比直的準備插入我的心窩……

「啊───────」

 

 ──────────────────────────────────────────

預告:下一篇

人格X378 第二章  昔日的騎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sk18c7ad
  • ◇線○_﹋上_7_~P_﹋K

    aa888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