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安!」

  ……

  「瓊安!」

  ……

  「瓊……」

  「夠了費格!」我將長刀橫過他的身前插入岩壁,忍無可忍的怒吼。

  他後仰著頭,一邊悄悄的從刀口下躦過,一邊仔細的注意我的一舉一動。「不要衝動嘛,瓊安。妳該不會還在為那件事生氣吧?都已經見完奧普城主又出城了妳還在記仇?」

  城與城之間不外乎是高山、森林或草原。一個多小時前,他領完酬勞後我們便迅速的離開城鎮,現在正走在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的邊境山路上。

  會走得這麼快速,其實是因為我種種不想接近國家機構的個人因素。當初會答應費格的私人委託,本來就是以為可以大幅減少接觸國家的任何機會。誰知道那渾蛋的工作竟然就跟國家有關,而且還是息息相關!第一天知道他的工作我差點沒氣死!

  「我看起來像有嗎?」我斜眼看他,渾身散發一股殺氣。

  「有……沒有!完全沒有!瓊安才不是那種沒肚量又開不起玩笑的老太婆妳說是不是?」他笑得很討好,非常討好。

  但我只是一語不發的看著他。

  生氣嗎?其實不盡然。那些尋常人的誤會實在無須特別在意。但每次看他這樣毫無危機意識的玩鬧我就一肚子莫名的火大。看似和平的世界其實充滿了黑暗,那是只有我們身為軍人的身分才看的到的裏層面。無時無刻,都必須警戒四周。而像他這種,一點武力值都沒有的死老百姓更是要提起比我多上幾百倍的注意力才行。

  但我不管說幾次他就是不聽!

  「我是說,呃……瓊安人最好了!無庸置疑!」他手指向天,以發誓的口吻。

  我還是看著他,慢慢的吐出三個字:「老太婆?」

  「啊嗯……」他抿緊唇,眼神開始胡亂游移。「瓊安!那棵樹下坐了一個人欸!」費格指向不遠處的大樹,沒等我說話,便逕自朝那棵底下坐了一個人的大樹跑去。樹下那人低垂著頭,雙手無力的攤在身側,像是已經失去意識。

  「這位大哥,你怎麼了?」費格急切的搖了搖他的肩膀。

  那傢伙又打算轉移話題了。「只是睡著罷了,不用理他。我要走了喔費格。」我看也沒看他一眼,毫不遲疑的往前走。

  直到我終於警覺不對時,已經來不及了。

  「費格!」我回頭,第一眼就看見費格被他口中的大哥用小刀架著脖子,滿臉錯愕的對我求救。「瓊安……」

  看吧,才說他警覺性太低就馬上出事了。

  「你這是做什麼?」強盜嗎?不,不像。他的衣著乾淨俐落,雙手雙腳都帶有護甲。雖然不是什麼上等貨,但都很細心的保養。肩上還有一件銀白色的披風,這樣的穿著與其說是強盜,倒不如說是……騎士?!

  他的臉孔相當剛毅,但不顯老成。酒紅色的短髮,淺灰色的眼睛。意外的是,我竟然在那雙眼中看見了垂死之人的絕望。怎麼?抓了人卻像個受害著似的。但為什麼我會隱約覺得他本應該是一雙正義凜然的眼睛?

  「錢。」他不甘不願的吐出一個字,隨即露出有膽再叫我說一次就殺了這個傢伙的表情。

  錢?沒搞錯吧?想要錢為什麼是這麼要死不活的樣子?

  「這個我沒辦法,錢都他在管。」我攤攤手,無能為力。

  這絕對是實話。國家委託的酬勞很高,自然是直接寫進國庫帳的。要領錢當然是費格自己去領,花錢時我才跟他要。我不喜歡帶錢在身上,那實在是很不方便行動和打鬥。所以,要說錢,我身上是絕對沒有的。

  他面無表情的看了看費格,只在那視線移轉的瞬間,我踏步一躍,落地的同時,一招拔刀術斬下那強盜手中的小刀。揪住費格的衣領順勢往我身後甩去,刀尖,此時已抵在那人頸上。

  「妳……」他的身軀向上延伸,盡期所能的遠離我的刀。

  「現在有資格說話的應該是我。」提醒他現在唯一能做的是閉嘴,我才注意到他剛才被費格擋住的左前胸有個純銀製的獨角獸徽。國家軍徽……他果然是騎士!

  「想不到堂堂騎士竟淪為以行竊維生之盜徒,還專挑路過邊境的旅人下手。」我冷笑,刀下的人在注意到我的視線後連忙遮去那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國家軍徽。

  又來了。那絕望又不甘的眼神。

  躲在後面的費格拉住我的無袖長袍。「瓊安,我想他沒有危險。」面對他難得的冷靜,我也不好多說什麼。

  「哼,我知道。」放下刀,才正要開口審問他,這傢伙竟然早一步跪在我面前。「統帥?」

  糟!

  來不及掐死這白癡,他已經扯著我的長袍激動的開口:「真的是您嗎?!蒙特考因夫統帥!我、我是伊諾瓦啊!維那利亞菲斯聖軍第五分隊隊長,伊諾瓦‧柏克!」

  他一句話說到太多我的關鍵詞,腦袋的思緒瞬間回到當年行軍的日子。

  原來是維那利亞菲斯的聖軍,難怪這傢伙認識我。伊諾瓦?好像還真的有這麼一個人。我想想……對了!難怪我會覺得他本來的眼神不一樣。那個印象中為人正直,不苟言笑卻仍具有良好風評的五分隊隊長,整個聖軍團裡找不到比他更重道德與騎士精神的楷模了。

  可是這不合理啊?如此正直的騎士,又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既然我離開了,職位就算不升也沒有降的理由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冬秦
  • 伊諾瓦耶~~~
    是說是說!他原本只有"諾瓦"對吧?是同個人吧!?
    對吧對吧?
  • !!!!!!
    妳怎麼記得?!
    太可怕了啦>口<
    的確,他們是同一個人喔!XD

    樨風 於 2012/09/23 20:36 回覆

  • 詠曦
  • 人格X378和葬憶之源是同一類型的小說嗎XD??
  • 這個嘛...
    其實我不知道欸XDDD
    人格算奇幻吧,但是葬憶我一直找不到分類=ˇ=
    姑且也把它當奇幻好了XDDD

    樨風 於 2012/09/29 12: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