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最近實在事情有點多,人格的「下」一直沒有時間趕OTZ

所以,各位一定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看看我以前的作品吧XDDDD(被巴

不過這次有三千多字,可能需要請各位多一點耐心= =

這是以原先一篇長篇修改而成的短篇故事

以後如果有機會,我再看看可不可能把它寫成長篇吧XDD

以下,故事開始

 

───────────────────────────────────


  「這次,是我最後一次離開。」淡淡的看眼不遠處的人影,她笑著轉身,走向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

  XXX

  睜開眼時,她正躺在醫務室的白色病床上。

  「回來了?」一位身穿白袍,背對她翻弄著瓶瓶罐罐的醫療人員問。

  「嗯。」她跨下床,動動在剛才被治療過的身體,笑著說:「謝謝,每次都這麼麻煩你。」她走到牆角的沙發坐下,絲毫沒有一個剛從病床上下來的人該有的樣子。

  「不會。在生與死之間來回遊走,我看妳都還比我辛苦呢。」將調好的營養劑放至她身前的矮桌,醫療人員在她對面落坐。

  「休戰了?」她拿起那杯像是抹茶的液體,一口飲盡。

  「嗯,妳掛了之後沒多久,獸人突然撤退,我們也正好去替妳收屍。是說,死了這麼多次,妳不累嗎?」白袍把玩著一個小銀盒,試探性的問。

  苦笑了下,她打趣的說:「沒辦法,天神說我還有使命未完,不能死,死神說,天神交待妳不能死,所以他不收。天堂地獄我都不能去,只好回人界來打擾你。」

  沒錯,她擁有一具不死之身,正確點來說,是一個不死的靈魂。

  身為皇家軍的一員,在這瀕臨末日的時代,自然成為戰爭的主力之一。人類與獸人爭地盤,爭王位,已是每天必演的戲碼。而她,紅,那不死的能力,更是皇家軍的希望。

  前提是她必須有一個完整而沒有損傷的身體,作為復活的關鍵。這就是為什麼要去替她「收屍」。否則,她只能以魂魄的狀態,在另一個世界遊蕩。

  「不過妳每次回來,總是心情很好。」他每次看到她醒來,都像是作了一場美夢,根本藏不住嘴角的笑。

  「嗯,遇到一個朋友。」一想到那個朋友,紅又多了幾分笑意。有什麼辦法?哪個女孩想起心儀的對象,不是連眉都在笑?

  「喔,妳上次說的那個朋友?」自從他得知紅的不死能力後,她便曾對他提過。『銀,我告訴你喔,我剛剛在天堂遇到一個天使!』她訴說著她與天使第一次的偶遇……

  XXX 

  被獸人集體偷襲成功的紅,正站在天堂的大門口。

  她其實從沒有走進去過。因為只要走到門口,天使會自動把她送回人界。神交待天使,紅,是不能死的。可是,那天她卻意外的沒看到那位熟悉的天使。

  等了許久仍然不見那雙白色的翅膀出現,紅便朝門的右下角走去。那裡有一道小門,是天使的家。她在等待身體被治療好前,天使會邀請她進屋喝茶。

  紅敲了兩下門,沒有回應。但房裡卻可以聽見相當細微的聲響。沒聽到嗎?紅又再敲了兩下,可惜結果一樣。她輕輕的推開一道門縫,首先瞧見的,是一對雪白的翅膀。但那對翅膀……怎麼說呢?好像是「揹」在他背上一樣,彷彿那東西原本並不屬於他。接著,她看到那位天使正拿著好幾罐小瓶子,努力的想讓他那明顯過分蒼白的臉色有生命些。紅都不曉得原來天使在上班前也要先疏妝打扮一番。

  待他結束手上的工作,紅本想出聲喚他,又因為他的反應,傻住了。

  那位「天使」對著鏡子,嘗試「扯」動他呈現一直線的嘴脣。紅腦中滿是疑惑。他在練習笑嗎?她還以為「笑」對天使而言,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紅漸漸將重心往前壓,一個不慎,她直接往房裡倒。門和牆壁間,產生了極大的碰撞聲。撫著頭坐起,剛才還在對著鏡子笑的天使當然注意到出現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先是呆愣了幾秒,而後在臉上堆起微笑。

  紅沉默了。

  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位努力賣笑……呃……笑得很「和藹可親」的天使。就像是被人甩了一巴掌,還要帶著滿臉笑容的說:「歡迎來到天堂。」一樣。

  紅現在遇到的,就是這種表情,這種情景。

  我應該沒有做出甩天使巴掌這樣喪盡天良的事吧?面對眼前的天使,紅都不免有點懷疑自己了。

  「請問妳是要來報到的嗎?」天使保持著他的「笑容」問。

  「喔不,不是。」紅開始思考該如何告知她的特殊身分。

  天使看看她,「笑」著說:「妳是那位必須送回人界的小姐嗎?」

  「啊,是的。請問,之前的守門天使呢?」天使的笑隱約出現些微的顫抖,看起來似是在忍耐什麼。

  「他最近休假。從今天開始往後半年都將由我代班。」為什麼會找個不擅常笑的天使來做守門人?一般不是會希望給亡魂一個好印象嗎?

  「喔,那個……你如果不喜歡笑,可以不用笑沒關係。」此話一出,天使的笑整個僵硬了。

  紅恨不得賞自己一拳。怎麼能對天使說這種話呢?那不就代表她覺得他笑得很不誠懇?沒想到天使瞬間變回一字嘴型,小聲的說:「謝謝。」

  這是她第一次遇到那位不會笑的天使。

  後來,經過幾次的交談,紅慢慢習慣在天堂看見他;習慣和他分享人類與獸人的戰況;習慣拉著他吵說要參觀天堂……縱然天使幾乎不說話,他卻很認真的聽,用心的聽。

  直到半年過後,她再次碰上以前的天使,竟會感到些許失落。

  她尋問守門天使,代班的天使去哪時,意外的發現印象中,天使完美無瑕的笑容露出了一個陰險的弧度。

  該不會他其實是另一個代班天使吧?紅的背脊涼了一下。

  「紅大人您誤會了,事實上他並不是天使,而是地獄來的死神。」天使重新換上最溫柔的微笑回道。

  一切的不合理似乎都在這句話明了了。為什麼翅膀在他身上如此不搭,為什麼「笑」對他而言如此困難。都只因為,他本來就不是天使。

  只是,基於什麼理由讓死神去為天使代班?

  當天使用他那張笑容下隱約藏著一個惡作劇得逞的得意表情道出事情始末後,紅為死神默哀三秒。

  有天,死神與天使打賭,輸的一方要替對方工作半年。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紅覺得不論最後誰輸誰贏,吃虧的都是死神吧?這位天使就算去做死神,恐怕也可以很自得其樂。

  從此,她再也沒有走進天堂。眼前的兩條叉路,一個通往天堂,一個通往地獄,她不自覺的選擇了地獄。

   XXX

  回憶,被門外急促的腳步聲打斷。「紅大人,銀大人!」傳信兵連敲門都忘了,沒等口中的大人准許,便是一串語無倫次的報告:「獸人……在……在西門……有埋伏!上將……要……要所有大人集合!」

  快速趕到城門,紅無法確定她是否還在城裡。

  放眼望去,除了獸人外,是滿地的屍體、血跡。以及屈指可數的高階騎士。他們明知道自己人數不足,再戰下去必死無疑,卻堅持站上前線,拼死也要守住王城。

  「走吧,或許,我該在今天完成我的使命。」配劍出鞘的刺耳高音,引來在場所有人的注目。她舉劍的樣子像在宣誓,宣誓她們將贏得勝利,穿過凱旋門時,眾人將為她們高歌。

  皇家軍的十大騎士全聚在這裡。不管這是不是最後一次全員到齊,每個人的眼中都帶著絕對的肯定。

  「衝啊──」跨過滿地的驕傲,當溫熱的液體濺上臉頰,她一劍斬斷獸人的頸部。紅不怕死,她早已經麻木了。但是,她答應過死神,這是她最後一次離開。當她再度死去,會是她完成使命的時候。

  奇蹟總是來得突然。在激戰過去後,獸人大半盡死在人們的劍下,所剩無幾的獸人落荒而逃。

  人類忍不住歡呼,為到手的勝利流淚。

  終於結束了。我的使命……

  「紅!」

  城牆上,一隻拿弓的獸人,用最後一口氣,回敬了紅一箭。貫穿左胸的細箭,彷若訴說著她使命的終結。

   XXX

  沿著小徑,紅來到地獄的大門前。

  每次看見站在那的死神,都讓她感到安心。「結束了?」「嗯,我們贏了!」她笑彎了眉,巴著他的手臂不放。「這次,我可以永遠留下來。」

  死神的嘴角,若有似無的上揚。「是嗎……」他好像有一點點懂了,什麼樣子叫做「笑」。那種發自內心,最真誠的情緒。

  「你還沒下班?」見他手中一疊厚厚的名單,她帶有八成把握的問。

  「嗯……今天,比較忙。」她會意的笑說:「也是,在我來之前,應該有很多獸人來過了吧。沒關係,反正我們以後有很多時間。」

  死神不想打斷她的好心情,但他不得不告訴紅,今天的工作量比平常多,要她先進門,到裡頭等他。

  直到紅不是很情願的鬆開手,跑離死神的視線後,他取出藏在袍子下的水晶球,面無表情的望著浮現的景像。

  一片死寂的王城,找不到半個存活的人類。獸人手拿火把,四處燒光曾經屬於人類的一景一物……

  他讓水晶球自掌心滾落,碎成一地。那本來就只是用在注意人界的紅,現在,也沒有留下的必要。

  他不會讓紅看見人界的這般模樣。更不會讓她知道,她其實並沒有完成使命。大量兵力全往西門去,人類怎麼也沒料到另一批獸人從東門進攻。

  他緩步走向紅來時的路口,準備迎接戰敗人類的亡魂。

  死神希望紅留下來。

  這次,他違背天神的旨意,選擇去做身為一個「死神」該做的事……

 

───────────────────────────────────

 

不曉得這樣的結局各位還滿意嗎?=v=

(繼續拖稿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冬秦
  • 我還滿喜歡這個故事的~
    應該說,我很喜歡那個死神~~
    這就是所謂"善意的謊言"嗎?(誤
  • 欸......或許吧^^
    我也很喜歡死神=v=
    但有人說他看不出來死神喜歡紅OTZ
    我果然沒有寫文藝小說的天份!(淚奔

    樨風 於 2012/10/01 22:53 回覆

  • 樂詠
  •   
      我還蠻喜歡這個故事的。
      應該說我喜歡這種題材。
      加油喔!
  • XDDDDD真的嗎?!=v=
    謝謝啦XD感動!
    最近看你都放日常比較多
    也放一些短篇的給我看看嘛>///<
    (長篇實在是想看但看不完OTZ

    樨風 於 2012/10/01 23:58 回覆

  • 樂詠
  •   是真的啊,我蠻喜歡這種題材的,未來也想寫看看。
      
      啊,因為很忙,而且我基本上會以鮮網V文為主。
      你要看短篇,我之前也有寫啊,你沒看嗎?
      指定文,那些都是短篇的。
      呵呵,是嗎……長篇是我近年來所突破的,就是六萬以上為目標。(乾
      
  • 喔喔!是我自己時間沒喬好才看不完啦XD
    六萬字以上超厲害的>W<(我現在也不過才一萬多...
    原來是指定文!下次一定找時間先看XD
    期待妳的未來小說喔!^^

    樨風 於 2012/10/02 00:22 回覆

  • 樂詠

  •   呵呵,我能了解啦,大學生的忙碌。
      嗯,你也可以做到的(拍肩)這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是指定文,我都用指定文來練習各種種類的文章。
      呵呵,謝謝期待囉。
  • 嗯嗯!我會努力加油^^
    我想到了!之前有去看過樂詠大的「血液」!
    真是令人膽戰心驚(? =口=
    可是非常有感覺喔XD

    樨風 於 2012/10/02 23:43 回覆

  • 樂詠

  •   血液,喔,那算我第一次寫那一種文(?)因為是別人的指定文。
      真的嗎?
      嘿嘿,那代表我寫的挺成功的。
      
  • 喔喔XD 我還沒有別人指定文給我寫過^^
    真的喔! 手法很不錯!!!
    只是我比較不敢去看那種文而已XD

    樨風 於 2012/10/03 23:49 回覆

  • 樂詠


  •   你可以嘗試一下,呵呵,會有意外的收穫。
      是嗎,真開心。
      血腥嗎?我還蠻喜歡的。
      連電影我都喜歡看血腥恐怖。(怪胎

  • =口=!怪胎!(指(誤
    我堅決不和妳一起去看電影!!(抖
    指定文嗎?
    或許是個拖稿的好選擇=v=(大誤
    找個時間試試XD

    樨風 於 2012/10/04 22:48 回覆

  • 樂詠

  •   呵呵,我是怪胎。(仰頭大笑
      欸,你會怕嗎!?
      是啊。
      什麼!?這不會拖稿吧,一篇兩三千字就解決了。
      我可以讓你體驗看看XD
  • 超怕= = 謝絕一切鬼故事成分的傳言OTZ
    我3000多字大概最快也要花兩天多才寫的完
    速度實在太慢= =
    喔喔?!好啊XD 我想玩!

    樨風 於 2012/10/05 21:09 回覆

  • 詠曦
  • 小蝸~我看完這篇文了XD
    好特別的題材~~感覺還不錯~~~
    不過......我沒設計過短文......最近沒啥巧思==(有空給一點建議吧~
    還有!你也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嘍!!下一篇!!!
  • XDDDD 喔呵呵呵~~~
    當初想到的架構是不會死的女主角愛上了死神
    結果就演變成這樣了XD
    短文是個不錯用的工具,在長篇卡文時=v=
    哈哈=3= 下一篇等我這個禮拜忙完吧~~(飄走

    樨風 於 2012/10/05 21: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