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之際,身旁那簡直無禮的視線在在挑戰我的耐性。「費格!」再看就戳瞎你的眼睛!

  「蒙特考因夫,統帥?」他的笑像是抓住了我的把柄,自顧自的開始細數:「聽說當年有個十三歲就加入騎士團,十八歲便立下『護國』大功,二十歲繼任維那利亞菲斯聖軍統帥大位的『青年』,就被稱為蒙特考因夫統帥。他的豐功偉業是三天三夜也說不完,每個市井小民茶餘飯後的共同話題。但是!一年前卻突然宣佈退隱,傳言連聖王都沒有接到他的口信,就這樣人間蒸發了。此後才又放出了另外一個消息,當年的蒙特考因夫統帥,真實性別其實是女的!」

  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的偉業也太誇大了點,我只不過是行事比較低調,奉命出城平亂不喜歡全城列隊相送所以習慣走小門而已,就算大部分的民眾沒見過我也不用把我傳成一個男人吧!

  「所以呢?是沒看過退役軍人是不是?」這下好了,讓這傢伙知道了。

  「瓊安‧蒙特考因夫,這才是妳的全名。我真是太有眼光了!」他的表情像是抓到一隻肥羊的獵人,正在盤算著該用什麼高價把它賣出去。

  我有一種不對勁的感覺。這真的是費格嗎?可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機會促使他……

  「統帥!我竟然讓妳見到了如此失敗的自己……我該死!我不配作一個騎士!」另一個麻煩人物則作勢要拿不知道何時找回來的小刀自刎。

  「住手!」徒手奪過他的小刀,我氣憤的對他吼。「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瓊安,不要這麼兇啦,又不一定是他的錯。」不怕死的費格還在一旁廢話。

  「你閉嘴!我在了解昔日手下的問題你吵什麼吵?!」

  這招有效,被罵的費格通常都會馬上沉默。

  「說。抓重點說,前因後果通通去掉。」我這個人缺乏耐心。

  伊諾瓦微微一愣,隨即脫口而出:「國家貴族指控我和她女兒私通所以我被革職了。」

  ……很好,還真的是非常簡短。

  「是真的嗎?」

  「不!統帥,我根本不認識她女兒!我是最不會和貴族打交道的人,根本不可能有機會認識任何一個貴族的女兒。」他非常激動的澄清。

  也對,看伊諾瓦這樣,實在不像會對女孩子有興趣的軍人怎樣都不可能和「私通」扯上關係。

  「那麼是哪位貴族?」貴族其實沒有權力開除聖軍成員,特別是隊長級的更不可能,所以這一定是菲烈斯下的決定。但記憶中的菲烈斯不是那種會輕易開除部署的君王啊?

  「這個……我不知道,統帥。」伊諾瓦偏頭,滿臉說不出的洩氣。「我甚至連聖王菲烈斯都沒見上就被踢出城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菲烈斯絕對不是這種人我敢用過去身為統帥的名譽保證。出了什麼事嗎?難道我才離開不過一年他就已經不是我以往認識的菲烈斯了?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總不能繼續讓他搶劫旅人下去。

  「我想證明我的清白!我一點也不想搶劫這些平民百姓,但唯一可以發揮所長的工作只有成為冒險者,我這樣被鎖定的情況下怎麼能讓國會輕易掌握我的形蹤?所以才會……此刻的我很清楚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再自稱騎士,但最少我要找出還我清白的辦法!」

  「所以呢?方法。」看他的樣子,應該還有得救。但若是沒有確切的行動,他依然只能繼續這樣迷失下去。

  「……我打算暗中調查貴族間的合作利益,找出他們之所以陷害我的原因。」

  「以你一個落魄騎士,這種刺探國家內部訊息的大動作根本辦不到!何況你已經被革職,連一點調查的權限都沒有。做了這種事的貴族難道不會更加戒備你有可能做出的反抗?」直線思考的白痴!

  「但現在沒人願意相信我,更沒有人敢相信我啊!我除了靠自己別無他法!」伊諾瓦憤恨的握拳,連帶抓起一把泥土。

  嘖,為什麼我老是遇上這種麻煩事?現在首要先找個地方讓他待下,至少不要再讓他做這種自我厭惡的工作。至於貴族的事嘛……

  「那,你覺得跟著我們怎麼樣啊?」

  相信各位一定都猜的出來這句話不是我說的。一旁唯恐天下不亂的費格,貌似正盤算著不曉得哪來的鬼主意。

  「咦?!可以嗎?!」他瞬間抬起頭,眼神多了一絲光采。

  「給我等等,費格。你在打什麼主意?」他又想陷害誰跟他簽下一輩子的工作契約?

  「我才沒有!瓊安妳想想看,妳老是說我委託的工作吃力不討好,比黑市交易還難賺,我這是在幫妳找幫手欸!妳看看,這個人知道妳的身分,完全沒有隱瞞的必要,他又一副對妳忠心耿耿的樣子,這種人最應該留下來了不是?」費格說得頭頭是道,但在我看來他純粹只是想多拉一個人下地獄。

  「少說廢話了費格,你只是想多拉一個人墊背是不?」這傢伙絕對是衝著國家軍這個戰鬥力最少可以說是強棒的頭銜,打算多找個人當保鑣。

  「我才不是這種人呢!我完全是為了妳著想欸!」

  「……完全是為了擔心我過勞死之後沒人幫你工作趕緊要多請一個分攤雜事的人選是不是?」這傢伙以為我是白痴嗎?

  「呃……瓊安妳不要都曲解我的好意嘛!來來,伊諾瓦先生,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啊?」

  看到沒?轉移話題簡直神乎其技。

  「奉勸你慎重考慮,如果答應了,你這輩子恐怕都別想翻身。」畢竟是以前的部屬,看在他過往給我的印象還不錯的份上,做個功德提醒他一下。

  「沒關係!請讓我跟著你們!要做什麼都可以,請讓我加入你們!」

  ……這笨蛋肯定不懂我話中的涵義。

  「很好!你絕對不會後悔這個決定的!瓊安,讓我們一起來歡迎我們的新隊員吧!」費格歡樂的起步上路,難得走的比我還快。

  我只好默默的接受新成員的加入,然後很遺憾的發現我竟然沒有及時阻止費格招收一個天大的麻煩。伊諾瓦可是被國家貴族趕出來的前騎士,要是讓人發現他和我們走在一起那麻煩絕對接踵而來。

  意識到這點,我趕緊拉住費格的後領大喊:「費格!我們不能收他!」這會讓我見到菲烈斯的可能性爆增!

  只是那人意外的沒有做任何回應。「喂,費格?」怎麼回事?看看他的後領,我才會意過來自己幹了什麼。

  糟糕,因為激動一不小心拉太大力,費格這傢伙八成昏過去了。那表示他已經失去意識,所以……

  「你‧這‧女‧人……是想勒死老子嗎?!」驚天動地的怒吼,伴隨著漸漸轉紅的眼瞳,我最不希望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統帥,他、他怎麼了?」第一次見到費格的異樣,伊諾瓦不可置信的退了兩步。

  「看清楚了,這就是你以後每天都會遇到的問題,也是你需要幫忙的工作。」暫時沒辦法管伊諾瓦了。我今天的運氣怎麼有辦法這麼背?哪個人不好,偏偏出現最難搞的傢伙。

  「什麼意思?」

  「你眼前的這個笨蛋,號稱同時具有378種人格。」

  沒錯,這就是他對我提出的工作內容。猶記得當初那張牛皮紙上的契約兩字之下,寫著一行令我悔恨終生的條約。

  


  契約第一條:消除主人格外的多餘人格直至僅存唯一人格為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樨風 的頭像
樨風

木樨林

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冬秦
  • 菲烈斯耶~~~(灑花?
    伊諾瓦感覺真頹廢(?
  • 灑花?=ˇ= 我猜妳對菲烈斯一定沒興趣(因為他不年輕XD
    伊諾瓦是老實的可憐人哪=^= 不過他不笨=v=

    樨風 於 2012/10/11 00:05 回覆

  • 詠曦
  • 小蝸~~XDDDDDDDD
    人格看起來也挺有趣的XDD(以後這篇也要催稿!!
    女主角是隱藏版的強厚!!!!
    (對了,葬憶也快點更新吧~~~~)
  • 前聖軍統帥的名號可不是掛假的啊=v=
    呵呵...我自己也很期待喔XD
    葬憶在趕工了,再等幾天就發><

    樨風 於 2012/10/16 21:55 回覆